“运动不能哪。通过运动让身体变得健康强健什么的,不能哪。一运动就手脚发软、几乎喘不过气来。生在古代的话会是那种养在深闺的女人吧。缠着的小脚像金丝雀被剪短的翅尾一样。像娇贵的珍禽般被豢养,只拈针线的柔软的手指,唯一的剧烈运动就是在床笫之间、朦胧的帷幔下被翻红浪。一定会因为寂寞和他人私通,最后受了骑木马的刑,用破草席一裹埋掉。动物一样靠情欲活着的不清醒的女人。
“今天也一如既往慢吞吞地用晚餐,懒洋洋地用筷子抬起柔弱无骨的玉子豆腐、享受着幼滑的表面被破坏成婴儿呕吐物食糜的模样、这样若有若无败坏胃口的举动,被善意地递上勺子才知道吃的丑态一直被人看着,道了谢,狼吞虎咽完便仓皇逃走了。走在台阶上,背后的夕阳在对面雕花窗的墙上投下腿部的影子,堪称优美地悠哉腾挪着,因为被人夸赞过腿部的线条很漂亮,虽然当时非常害羞,往后却时时留意、此时也陶醉地自赏着,因此固执地穿着漂亮却不适合笨拙的自己的粗跟鞋子,也有过跌倒、被滚烫的手掌扶起的经历,比起膝盖擦伤良性的疼痛来说,那样唐突的温度像烫伤一样,才更让人想要逃走。花园里的鸽子都飞走了,走在傍晚金黄色浸润的小道上,果然还是讨厌被注视的感觉。眼神撞到的瞬间更是像碰到粘热的东西,像夏天被太阳晒得发烫的腻甜的果汁沾满手。之所以会腼腆,是脑内已经发生过不可告人的龌龊幻想的缘故,想起来,满脑子性幻想的自己穿衣却被嘲笑意外的禁欲保守,也是注视过他人健康坦率光裸着的手臂和脚踝、产生过令人羞愧的幻想导致的,害怕也会有人像阴暗的自己一样,对这些部分臆想吧。腼腆的孩子,腼腆的大人,被说到某个正常的词语,会脸红的人,都是看起来可爱的糟糕精神罪犯,但因为很可爱,非常轻易地,不但被原谅、甚至到被人怜爱的程度,啊啊、果然可爱是很重要的吗?真希望能一直、一直可爱下去——”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维奥莉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