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

好久了 像慢性病迁延不愈 我还是喜欢着她


……
善意是流水一样由高向低去。
我突然想象身体里炸响,悲流涌出来的景象,在挤窄的地铁车厢里,喷溅,溅在他人脸上,反应出诧异片刻,转而波纹水面般抹平。但没有。想念她像白日撞鬼。眼前光天丽日白昼浩荡,严丝合缝,没有溃退的余地,我像是小孩子组装得歪歪扭扭的,立在敞亮坚密外界,给人来人往有条不紊地挤拢,也勉强支撑着了。只有脑子里想法走迷宫迷路样反复徘徊,跌跌撞撞兜兜转转,不肯往前。
我坚信她是爱我的。但她拿自己当一件礼物。她看到我孤零零站在路边,渴望爱,她便停下来施舍我,吻、爱语和拥抱。我们无处可去蜷缩一晚。我睡得安稳,满足近乎泫然,第二天她又离我而去。
我于是弄断了手足,面目模糊,匍匐满身灰尘。我如果看到镜子,我会不再爱我了。但她看到我爬到她脚下,她还是爱我,虽然她早就忘记我。她只是看到一个苦难的幻象,一个众生相。她含情空洞、茫远的目光看我,像在看一群人,像在云端高处,像手指缠着蛛丝。
“我好饿,”我学那些人说。
她于是伸手臂施舍肉给我,我狼吞虎咽按着她嚼食,她有一瞬看起来疼痛惊讶,继而转化成浅海暖水一样潮卷的悲悯,一直呢喃着清明人心的话,直到嘴唇被破碎,露出莹洁的白颌骨。
我捧着她残破小小的躯体,捧起她的面孔。
“别再可怜其他人……可怜我吧!只可怜我吧!”
她温润的眼睛望着我,摇头。 

我一边哭一边把她吞噬了

评论 ( 2 )
热度 ( 6 )

© 维奥莉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