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信

“祝我生日快乐。”
赫尔伽把下巴搁在交叠的手背上,幽黑的眼睛注视着它。
她伸出手指,放在它嘴里——这是它做工最细致的部分——拨弄着它的舌头,“说话吧。我十六岁了。生日快乐。”
夜风送来暖熏的香气,以及远处篝火晚会喧闹的笑声。“他们又在跳舞了。”赫尔伽起身把窗锁了,抱起它坐到床上,“放烟火然后喝香槟酒,然后像一对对陀螺不停转,不停转。好不好笑?”
寂静降临。
她突然搂住它,一手拢着它的耳朵,热切而秘密地,将字字句句一滴不漏地溢满它的胸腔,让它产生了即将无限膨胀炸裂的错觉。
“……你是我眼中的珍宝,翠丝塔。”
赫尔伽很快放开了手,因为它发出异样的咯咯声,嘴唇缓缓开合。“啊,来信了吗?”
它眨了眨眼,张开嘴。
“我正……”

好像有什么膨胀的活物在它喉咙里咯吱咯吱张开翅膀然后艰难微弱地悲鸣。它发出这悲鸣。
“我正……穿越……青骨海……”
它被绞紧。
——还有一封信。非法信件。对方施加的魔力如沉静无澜的大河鲸吞下来。它浑身乱颤,竭力在倾泻的水流间发声:
“你羡慕我……轻易地……”
合法信件附着的魔力微弱,而携带的混乱情绪加剧了不稳定,独木舟般在暴风雨中发怒的洋心沉浮。被击碎的字句悲鸣着滑落吞噬,残骸无声沉入它喉底。
万籁俱寂。非法侵入者的声音从它口中缓缓溢出。
——它联想到晴日死寂的海洋。

“你好,赫尔伽。”

我正穿越青骨海。

“我曾到过一个美丽的小镇,那儿的树木枝叶洁白垂下,飘落风中如同翼羽。镇上最美的女孩在众人簇拥下款款而行,拥抱她的父亲,他的神情喜悦凄然,仿佛他的一生的磨难与欢欣都在这轻柔的相拥中物尽所值。
我想这是她的婚礼。”

你羡慕我轻易地远行,是吗?

“我进入小镇边缘的密林,光线微弱,但我看到平生以来最精致的蛛网,在一片昏暗森冷中流转着微光,中央仿若六角雪花生出纤细的绒羽。它的创造者其貌不扬,仍将冰雕般的丝线反复编织,胜过我的故国皇室的任何一名能工巧匠,他们的陛下沉迷酒色,总是吹嘘自己驯服了一条真正的龙,那条巨龙藏身深海,而从未有人目睹其真容。而这里如同与世隔绝的天堂,连蜘蛛都深谙天使翅翼的形状。”

我年轻的继母会万分哀伤地等着接受我的那一份遗产,如果我死于海难。
你的礼物早就被我扔下了楼。它看起来就像墓园墙上野蛮的常青藤。

“我的笔杆碰触了那蛛网的边缘,它像最粘稠的蜜糖一般晶亮地被拉长。编织者挪动细长的足朝我抬起头来。它生着一张惊恐的少女面庞。”

你拥有一个好父亲。
在得知你继母对你如此严加管束的缘由时,我有多么嫉妒,你能想象吗?

“我奔逃,足踝被地上的一只手抓住,拖下了树根盘错的洞穴。蜂,他捂住我的嘴,在彼此紧张的呼吸中等待头顶窸窣的声响停歇。我们穿过迷宫般的地穴。蜂收留了我。”

你年轻,只需活得比她长久;你漂亮乖巧,最羞怯的年轻人都会对你倍加爱怜。若你死去她便一无所有,你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忍辱负重,去赢回整个世界。

“蜂有一个精美的箱子,放在蜂巢里,哄骗蜜蜂。气味甜蜜的箱子内层放着一个美丽少女和她高贵的父亲的相片。我感到眼熟。蜂说与他们并不相识。”

陷入同一片泥沼的我们之中,只因你的父亲最后萌发的一线善意,你还有抽足的机会。
如果两个相似的人成为朋友,这一点差别将是致命的。

“沟鼠偷盗我们。我的笔,笔记,我的指南针,手表,地图。我害怕永远迷失在这里。我和蜂走出庞大的树洞,找到一栋藤蔓盘踞的楼房,有着温暖的壁炉。
但蜂离开了。”

我恨泽弗奈亚。

“几年后我在马戏团工作。沟鼠成为小镇上的副治安官,纤瘦,是宴会的宠儿。他向我打听蜂的去向,勾着我说他对上级干的勾当,说他翻到过一起陈年未结的谋杀案,当时镇上有名的美人婚后入住了林中新房,不久被赤裸地抛尸荒野,新郎和父亲失踪至今,他说,蜂有那对父女的照片,他曾见过。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不会回来。

“但蜂一直和我在一起。”

我会落海死去,或者与陌生人私奔,某个海员,还是乘客里某个年老体迈的富翁,去到陌生炎热的国度。这是条昂贵的大船。
我认识了一个旅行家,他的胞兄在那个国家是公主的骑士,国王拥有一条龙。他想亲眼看到龙。
我告诉了他你的名字。
他很喜爱你。

“翠丝塔小姐说您非常喜爱虚构的美丽故事。然而,恕我只能写这么多。有非常重要的事需要我完成。”

人们开始死去了。
但我想看到一条龙,哪怕是一角鳞片也好。

“十天后我将杀死在船上的所有人,然后驶往我的故乡。您的朋友会被留在最后一天,但您明白,身处闭塞中的人一旦被恐怖所笼罩,行为便会逐渐失去控制。”

这是最后一封信。

“翠丝塔小姐非常想见到活生生的蛟龙,我正打算在明早起雾的时候带她去甲板上,告诉她辨认骸蛟幻鳍的方法。她如此美丽动人,我将会不忍看到她游散的魂灵被贪婪的骸蛟撕裂吞噬。”

我并不祈求你对于这仓促告别的宽宥。这是单方面的,斩断退路之举,于我而言它的终点只是将这特制的信纸点燃并最后一次注视它妖艳的火焰曳动,想象你的名字、面容,一切都化为灰烬,在海面上迅速消失。
愿我们永不再相会。

“期待见到您。——翠丝塔的友人,赫克特。”

那是它最后一次见到赫尔伽。

评论 ( 5 )
热度 ( 9 )

© 维奥莉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