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嗜杀。
她走来,撑鲜红的油纸伞,木屐声清脆。我的手按在刀上。她走过我眼前,我突然知道我不会拔出刀来,并非不忍,实乃畏惧。如果杀了她,我将再见不得红色的油纸伞,见不得每个踩木屐的少女,无论所着衣衫何色,所挽发髻何状,亦听不得晓角残漏,渡不过夜雨中桥,独有她,独有她会从我卸下的累累骸骨中复苏,再次呼吸鲜活,艳若桃李,断肢犹温,而我终将逃无可逃,直至撕裂每一片红色掐断每一个纤细神似她的少女脖子,沦为杀戮的鬼怪。
她停在五尺外,回眸瞥来,眼神娇弱朦胧。有人重金买她的人头,即使此刻我放她走,她也再不能出现在这街上,在这桥边,这雨中,撑这伞,回头看我。而我,我连她站在阳光下的模样都不知道。
刀于是出了鞘,什么都该看不见了,但我却看见她对我说话,皓齿明眸,温柔缠绵。她躺在雨水里流血,微笑,手指如柔荑在我眉上轻颤,她说话,直到明亮的眼珠不再颤动。
她说她后悔了。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维奥莉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