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



在往后的岁月里她眼里的失望时常刺痛他。她犯神经过敏歇斯底里时他会想到B,他的弟弟,想成为什么呢?他远走了,逃开Ci,他们幸福的婚房,他们的争吵,他想念他,他们曾经是彼此在世界上最相似的人。

儿时他们的关系是逐渐追齐的过程,B逐渐学会从不表露所喜,那会成为明白的弱点,被予以狠击和抢夺,必要时唾弃,尽管违心却能粉饰表面没有破绽。他们,B和Ci,拥有部分神似的灵魂。她的脸上,有A熟悉的部分,哭泣的愤怒痛苦的眼睛。为自己无能,为心所迫不断索取而愤怒痛苦的神情。渴望纯粹强韧地拥有自己便无所求,而不得。

然而后来她学习了很多,那种小心翼翼的眼神,讨人喜欢的伎俩。有时他感到她是另一个人,一个和那个在沙滩上蜷缩成一团、睫毛因为眼泪潮湿的小姑娘不同的人,那个陌生的、惹人怜爱的小姑娘,不是强颜欢笑的少妇,绮罗遍身,眼眶里埋着心碎的余痕。好像逐渐被一个女人侵蚀,偷换了皮囊,不复存在了。变成那类女人,像柔弱在风里无所依靠的藤蔓,把敬爱、怜悯、仰慕之类的情感通通和爱混淆,且有攀附仰赖的趋势,让人不舒服的黏糊的温柔体贴亲热厚密,看到那爱意狂热孤注一掷的眼神,好似有押下一段人生的重量,叫人喘不过气。有时他更甚至更羡慕B,Ci在他眼里永远是天上之月,遥远的星辰,一座女神像,只会愈来愈美,而不是在他手中苍老凋萎。

等到他陨落的那一天呢?

这个想法倒下的多米诺骨牌让他浑身涌起一阵滚烫的恐惧。好像一下子去热带,陌生炎热,那种未知感。那种未知茫然的恐惧。他好像陷在噩梦里,这噩梦因他的错念而侵入真实,覆压纠缠上来。他几乎怀疑B因他的邪念所死。

 

评论
热度 ( 3 )

© 维奥莉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