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形成这样逃避的反应机制了:看悲剧电影心里堵得要死想哭出来的时候立刻想——呀!干得很不错嘛!快诈到眼泪了!前面死命发糖铺陈,不就该料到会有毁掉的这一刻了吗?某种程度来说,就是为了这一刻啊!观众爆哭着,掉进甜蜜的稻草掩盖下陷阱插满刀片的一刻……乏善可陈的套路了,不过演得还真好啊!——就这样,反复提醒这是“演”……这样破坏气氛的想法,得以挣脱出来、没有流下眼泪。
以前我从来不是这样难以取悦的观众,现在一想到会有这样的观众存在,阅读作品再解剖情节、嘲笑一切,就战战兢兢、难以随心所欲地编造故事了……忍不住想象着这样的画面:假想的读者翻阅着意象,一边嗤笑一边一张张抽出,扔在地上:假的、假的、还是假的。

不过顾虑太多也是枯竭的原因之一——我是为自己上了镣铐。我的口味可能变好了,但能力却没跟上。我没有能力制造能取悦自己的作品。

既然是俗之又俗的套路,为什么我还是想哭呢?

是有真实的错觉,或是共鸣之类的情感作祟吗?表演或写作或别的什么依靠幻觉维持的东西,如果能够让人感知“真物”存在其中,总有人会愿意流着热泪买账的,我不就是这样的人吗!再俗套的情节,只要哪怕主角眉头的颤动触及我熟悉的某个点,眼泪就会争气地流出来。大概像编造得好的谎言一定要掺进真事,烹调如何高明之余把自己的心呕出在里面了,才可能有让人品尝的价值吧。

评论
热度 ( 2 )

© 维奥莉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