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半她终于来了,我指给她a睡的床铺,她边快速地道歉边从背包取出牙刷和毛巾,说自己的专业,说自由,说第二天五点要去爬山看日出,说假期独自出游住青年旅社的事,“交到很多新朋友,非常开心,以后旅行都住青年旅社,能遇到不同的人。” 

有些亢奋的语声让我稍清醒过来一点,“你很适合旅行啊。” 

“但有时我会很想家,很矛盾。离开家的时候我会想家,明明待在家会无聊。你会想家吗?” 

“有时候会。”

她说话仿佛在斗争,猩红的表达欲,在被打断时露出夺回话头的强烈欲望,佐以“你知道吗?其实……”的句式,我想她需要的是一个给她横冲直撞的话语疾行添加润滑油的角色,grease...

2018-10-19

片段


在往后的岁月里她眼里的失望时常刺痛他。她犯神经过敏歇斯底里时他会想到B,他的弟弟,想成为什么呢?他远走了,逃开Ci,他们幸福的婚房,他们的争吵,他想念他,他们曾经是彼此在世界上最相似的人。

儿时他们的关系是逐渐追齐的过程,B逐渐学会从不表露所喜,那会成为明白的弱点,被予以狠击和抢夺,必要时唾弃,尽管违心却能粉饰表面没有破绽。他们,B和Ci,拥有部分神似的灵魂。她的脸上,有A熟悉的部分,哭泣的愤怒痛苦的眼睛。为自己无能,为心所迫不断索取而愤怒痛苦的神情。渴望纯粹强韧地拥有自己便无所求,而不得。

然而后来她学习了很多,那种小心翼翼的眼神,讨人喜欢的伎俩。有时他感到她是另一个人,...

2018-10-12

很小的时候看过一集史努比,隐隐感觉和之前的史努比不一样,那集史努比有一伙各不相同的兄弟姊妹,都出生在农场,组了一个快活的乡村乐队,日子一长史努比的兄弟姐妹一个个都被领走到大城市当宠物养了,史努比是最后一个,孤零零地在吹小号。
一开始史努比的主人是很温柔的富家小女孩,搬到高级公寓不能养狗,后来史努比就被查理布朗收养啦,因为望星空思考太多变成不太快乐的奇怪小狗。
后来史努比想念家人,挨家挨户地找到失散的兄弟姊妹,大家想仍回最开始的那个农场组乐队演奏一曲,到了地址上的地方大家都惊呆了,农场已经被夷为平地。不知道有没有影射田纳西之类的工业化侵占乡村使年轻人都逃离枯萎的故土以致乡愁无处寄托,这是现在我的视角...

2018-09-29

竟然形成这样逃避的反应机制了:看悲剧电影心里堵得要死想哭出来的时候立刻想——呀!干得很不错嘛!快诈到眼泪了!前面死命发糖铺陈,不就该料到会有毁掉的这一刻了吗?某种程度来说,就是为了这一刻啊!观众爆哭着,掉进甜蜜的稻草掩盖下陷阱插满刀片的一刻……乏善可陈的套路了,不过演得还真好啊!——就这样,反复提醒这是“演”……这样破坏气氛的想法,得以挣脱出来、没有流下眼泪。
以前我从来不是这样难以取悦的观众,现在一想到会有这样的观众存在,阅读作品再解剖情节、嘲笑一切,就战战兢兢、难以随心所欲地编造故事了……忍不住想象着这样的画面:假想的读者翻阅着意象,一边嗤笑一边一张张抽出,扔在地上:假的、假的、还是假的。

不...

2018-09-26

共鸣太嘈杂

2018-09-24

认识到这点很沮丧:并不是我变好了 只是忍耐阈值提高了 



甚至更糟 焦虑不是良性动力 而现在我连这点恶性动力都没了

2018-09-22

甘美的知识将我淹没

2018-09-16
1 / 7

© 维奥莉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