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奥莉塔

新的一年积攒爱!!!

看了无人知晓

很希望是枝裕和去拍石黑一雄的小说,同样粘稠而沉静的气质,像拨开捂眼的手指直视满地血污、缓慢细致地清理。一点淡淡的血痕。

清醒注视世界暗角残酷一面的同时,怀着细腻的温爱之意

不作道德批判鞭挞、不关心永恒的事物、像动物一样平静地接受死亡,只关心活着这件事。关心活着、爱、关心幸福,描摹小孩子脆弱易碎的手指、笑脸、洗澡后挂着水珠的皮肤;只关心墙缝里的一点小花能开得有多美,哪怕明天就会被拔掉消失掉,风里长养,无人问津,什么都能带走它。

哪怕在快活不下去的境地里,被遗弃的小动物般的孩子们抚摸烂泥里的花 拨下窨井上野花的种子用泡面盒子装泥栽种 存钱买一架遥远的钢琴 断电断水就去公园的公...

2019-01-10

在死bot上看到一段故事。话说这个账号每晚会发再见,醒来会发早,像睡眠是暂时死掉一次,第二天再复活。我睡很晚,像永远舍不得杀死今天的自己,它睡得更晚。它的头像很好看,是一个鹿纤细的头颈,嘴边吐着橘粉色的珍珠。


反复看了这段故事,感觉像发生在东北某处,人在轰隆作响的破公交车上穿梭雪国去杀一个人。下在苍茫无物的终点站,再没前路。在这终点立着一个眼睛有残损的女人,虚空中唯一能发生点联系的事物。便同去城墙上看雪,但雪不再灰莽绝望好似无尽地下,雪霁了。想必有浩然光明。



做爱时她那残缺的眼睛。



在忙新房装修了,已经有了孩子。看似痊愈数年然后摸到一把改锥,他并不...

2018-12-31

还能用脏水净身

2018-12-03

死的话,想爬雪山途中被冻死。连脚趾头都冻没了,血管紧缩起来,温暖的血液流向更深层。摘去防护镜,脆弱的眼睛曝露在雪原反射来的无量光明中,被刺伤般流泪,突然觉得被这样清洁壮丽的事物伤害也不必哀鸣。不会得到回应,它也并非有意。伤害仅仅是那样发生了,像太阳自然会杀死露水和正午的倒影。第二次血液重新分布后,丘脑内的体温中枢使血管骤然贲张,已如暗河般潜流在体腔深层的血液再度奔涌出表,机体中心温度迅速流失,像内核燃尽即将死亡的恒星。而红热的生命暖流最后一次充盈皮肤血管,渐空冷下去的身体内部和正与外界永恒的寒冷徒劳耗散着的体表温度逐渐接近甚或相等,继而温暖如羊水充盈的幻觉降临。把衣服脱个精光,带着笑容赤身倒在...

2018-11-14
1 / 8

© 维奥莉塔 | Powered by LOFTER